《寄生虫》:穷人的「自卑」与富人的「傲慢」

看准单双新闻网 采集侠 2019-09-18 15:22:18
浏览

  这是《幸福研究所》的第?009篇文章

  《幸福研究所》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开设的特别专栏,是哈佛大学幸福课(积极心理学)的延展。从社会热点、人际交往、人文艺术、生活方式等领域,挖掘有趣的社会现象。通过简单却不容忽视的常识,帮你认识自己,获取更多幸福感。

  韩国影史上第一个获得金棕榈奖的电影《寄生虫》,在这个夏天引起了大家广泛的关注。导演奉俊昊通过一贫一富极端生活环境中两个家庭的交织,将两个阶层的矛盾展现出来。

《寄生虫》:穷人的「自卑」与富人的「傲慢」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及截图,侵删

  【穷人家庭】

  一家人住在地势低洼的半地下室,靠蹭邻居的网络、叠披萨包装盒打杂工维持生计。

  男主人(金基泽):曾开过炸鸡店、台湾古早味蛋糕店、当过司机,无业游民

  女主人(忠淑):曾是链球运动员,无业游民哥哥(金基宇):曾四次考大学落榜,无业青年

  妹妹(金基婷):美术高材生,没钱上补习班,无业青年

《寄生虫》:穷人的「自卑」与富人的「傲慢」

  【富人家庭】

  一家人和三条宠物狗住在建筑大师设计的富人区别墅中,有司机、管家照顾饮食起居。

  男主人(朴社长):IT公司老板

  女主人(朴太太):全职太太

  姐姐(朴多慧):学生,有家庭教师辅导英语

  弟弟(朴多颂):学龄前儿童,家中掌中宝

《寄生虫》:穷人的「自卑」与富人的「傲慢」

  这两个看起来毫无交集的家庭,因为某些机缘巧合“相聚”在了一起。

  考不上大学也找不到工作的金基宇,通过朋友的介绍,伪造了一份入学证明,得以去IT公司老板朴先生家做大女儿多慧的家庭教师。

  聪明的他,马上意识到他可以将自己学美术的妹妹,包装成家境优渥的艺术生去辅导朴家富有艺术气息的小儿子多颂画画。

  当然,他们的“野心”还不止于此。

  紧接着,兄妹俩设局让朴先生朴太太辞退了年轻的男司机,并介绍自己的父亲来开车;三个人又合伙利用女管家对水蜜桃(的毛毛)过敏,制造她有“肺结核”的假象,让朴太太辞退了她,并通过伪造中介服务所,让妈妈忠淑来当管家...

  电影的前半部分基调是荒诞且幽默的,奉俊昊用一个近乎完美的骗局,给了穷人家庭可以拥有富人生活的假象。

  趁朴社长一家为小儿子庆生出去露营的时候,这个平日里只能在半地下室蜗居的一家人,在大别墅中尽情体验着富人生活的点点滴滴。他们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主人,肆意挥霍,基宇甚至说出自己正在与多慧私下交往的事,一家人开始幻想将来可以与朴家联姻...

《寄生虫》:穷人的「自卑」与富人的「傲慢」

  而在富人朴先生和朴太太眼中,并不存在这样的可能性。

  影片中处理得十分艺术的一场戏,是朴社长一家因为露营遇到恶劣天气打道回府,进入家门开灯的那一刻,金基泽等人像蟑螂一样,四散逃开。他们藏在桌子下面不敢出声,却听到了朴社长对他们的真实看法。

  躺在“穷人夫妇”刚刚躺过的沙发上时,朴社长说“这里有金司机的气味”。朴社长形容金司机身上气味是地铁里有时会闻到的味道。他还把妹妹基婷藏在车里诬陷前司机的内裤形容为“廉价内裤”,称如果妻子穿那样的廉价内裤一定会让他感到很兴奋...

《寄生虫》:穷人的「自卑」与富人的「傲慢」

  这种“居高临下”的评判,每字每句都像刀子一样扎在金基泽一家心里。好像对于“穷人”来说,他们身上的气味、他们所用的廉价物品都会成为一种“原罪”,是他们这辈子洗不清、脱不下的烙印。

  尽管这并非是“富人”与“穷人”之间面对面的“恶语相向”,并且是在夫妻两人私下里谈论,被金基泽一家偶然听到的。但当影片把人性中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时,“善”与“恶”都被无限放大了。

  当藏在别墅中的三个人听到雇主对自己的评价之后,从雨夜中逃离,面临的才是穷人真正窘迫的生活。

  当他们从地势更高的富人区经过一段又一段长长的楼梯、隧道等低洼地势,终于“流窜”到自己居住的街区时,积聚的雨水早已将住所淹得差不多了。

  导演采用近乎如同《泰坦尼克号》般的灾难片表现手法,将住在半地下室里“穷人”的境遇展现出来——和向外喷射污水的马桶作战、在没过胸的积水中拯救家中值钱的物件、坐在木板上逃离后和千百“难民”一起在“避难所”睡大地铺...

《寄生虫》:穷人的「自卑」与富人的「傲慢」